新一线城市居住与迁徙地图出炉:为何成都、天津房子最热销?

在15个新一线城市中,成都、天津、重庆是购房需求最旺盛的三大城市,其中,成都购房需求指数超过了上深广,而天津、杭州等四城买房负担高于广州。

成都路边旁显著的标语“成都,一座来了不想走的城市”已变成现实。今年6月,在北京读书并工作了4年的李泽,毅然放弃了北京高薪工作,决定回到老家成都创业、置业。

李泽的故事在新一线城市不断上演,返乡就业、置业与新一线城市开始产生出新的关系。12月13日,贝壳找房发布的《2019新一线城市居住报告》显示,“90后”已成为新一线城市购房主力。在15个新一线城市中,成都、天津、重庆是购房需求最旺盛的三大城市,其中,成都购房需求指数超过了上深广,而天津、杭州等四城买房负担高于广州。

除返乡置业外,新一线城市的吸引力正逐渐上升,奔赴新一线城市购房与工作已成为趋势。来自贝壳找房数据显示,四川人、河南人及湖北人成为跨省市买房置业最多的人群,其中四川人正迁往昆明、河南人选择留在武汉。而未来,新一线城市能否留住人才,仍要依靠产业发展以及就业机会和政策的推动。

成都、天津、武汉房子受青睐

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喘不过气的房价、高压的工作环境以及挤不完的公交地铁,让越来越多的“漂一族”开始逃离北上广,选择留在新一线城市生活。根据贝壳找房的报告显示,今年前10月,成都、天津、武汉、重庆的二手房卖得最多,其中成都的交易指数仅次于北京,位列新一线城市二手房签约量之首。

而除本省购房者外,新一线城市的房子还被大量外省人买走。“河北人在抢北京、天津的房,即每100个购房者中,除了本地人外,北京有11.7个是河北人,天津22.5个是河北人,均在外地购房者中排名第一。”贝壳研究院负责人介绍称。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的上百城市人才落户的抢人大战中,东莞、天津、杭州获得了更高的人气。贝壳数据显示,新一线城市中,东莞、天津、杭州的外地购房者和租房者占比最多。其中,天津成交量中超六成由外地人买单,其中河北、河南以及山东人最多;杭州外地购房者占比达到53.1%,以安徽人、江西人和河南人为主。

从跨省区购房的交易量来看,人口流出大省占比最高。贝壳找房统计了2019年前11个月交易数据显示,四川人、河南人及湖北人成为跨省市置业最多的人群。无疑,这些排名靠前的省份,都是全国闻名的“打工大省”。

链家创始人、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在近期公开表示,近3年人口增长较多的城市涌向了南方,如成都、深圳、广州及中西部地区的城市人口出现了回流现象。人口流动方向变动背后是经济产业结构的转型和交通基础设施的逐步均衡化。东部沿海城市的用工需求在升级,而生活成本上升,让一些产业带动人口向其他城市转移。

在业内人士看来,近二十年来,人口流向了沿海发达制造业基地与发达城市,多年来背井离乡的辛勤打拼,让一部分人可以在新一线城市定居。如今,“温州炒房团”等投资性置业已成为历史,而房地产在经过多轮政策调整后,正在逐渐回归满足刚需。

90后成新一线购房主力军

根据机构调查显示,中国家庭近80%的钱用来买房,九成以上的人认为住房和幸福相关。然而一线城市的高房价和难落户,让众多年轻人望而却步,西南某高校2017届毕业生晓雪就是其中一个。

“如果不是出了落户政策,我可能已经去北漂了。”据晓雪介绍,她是绵阳人,成都落户新政实行第二天,她就把户口落到了天府新区,未来在成都就业、买房。

由于新一线城市的买房负担明显低于一线城市,让新一线城市购房者群体年轻化趋势更明显。贝壳找房报告显示,对比一线城市“80后”依然是购房主力,交易占比约为45.6%,而新一线城市中,“90后”已经崭露头角,占比约为43.4%。

在晓雪看来,比起一线城市的高工资,成都离家近,并且生活交通都很便利,就业机会也很多。

数据显示,除成都外,郑州、宁波的出行便捷性高于一线城市,天津、杭州及南京的生活便利程度也较高。

不过,在新一线城市中,天津、杭州、南京、青岛的买房负担最重,甚至高于广州。其中,天津的房价收入比达到16.8,是长沙的2.8倍。

买房负担较大也拉长了成交周期。数据显示,新一线城市中,买房负担较重的杭州、青岛成交周期较长,而重庆、苏州及西安等城市成交周期较短。同时,除天津外,南京、杭州、青岛换手率都较低,而成都、武汉等城市则较高,即买卖房屋较频繁,房屋流通性较好。

在贝壳找房副总裁左东华看来,存量房市场时代的到来,消费者的居住需求与市场供给之间出现了深刻的变革。未来,房地产应该更倾向于往质的方向发展,改善型需求的发展空间还很大。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购房需求难以下降的原因是,中国人的买房平均年龄越来越年轻化了,平均年龄为27岁,而美国人买房的平均年龄在35岁以上,相对于80后来说90后的房贷压力更重。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曾建议,如果买房压力太大,年轻人不如调整好心态,等自己的薪酬高了再去追求属于自己的房产。

近六成租客未来有购房计划

“决定了,去长沙!”今年6月,陈好在朋友圈更新了这样一条动态,而前几天她在是去广州还是去长沙这个问题上一直很纠结。而让2019年本科毕业的陈好去长沙工作的理由很简单:房租低,美食多,离家也很近。

当选择北上广深打拼还是逃离回归家乡、是住一张床还是住一套房等类似的选择题摆在年轻人面前时,很多人不再过度纠结。因为,比一线城市更低门槛的房租,让她们同样可以选择一个新城打拼。

贝壳找房数据显示,以“一室一厅”房子为例,一线城市均价为4085元/月,而新一线城市均价为1900元/月,在不考虑收入的情况下,一线城市实现租房自由的难度相对更大。值得注意的是,新一线城市中杭州租金最高,均价为3175元,且高于一线城市广州,仅次于北京、深圳及上海,而昆明、沈阳、重庆及长沙租金相对较低。同时,对比北上广约半成以上工资用来支付房租,长沙、宁波分别凭借相对较低的租金、较高的收入,让房租收入比在35%左右,即3成左右收入用来租房,可实现租赁自由。

那么,未来是一直租房还是买房?根据贝壳问卷调查显示,在租房还是买房的话题中,将近六成受访者倾向于“有条件则会买房”,只有25%的人表示“如果价格合适,未来会长期租房”。如此来看,租客是城市重要的潜在购房群体。

“大城市房价贵,年轻人买不起,年轻人可以到周边城市去买房,去租房、去置业、去生活。”近日,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的院长樊纲指出,未来城市群和都市圈战略的实施,将改变大中小城市住房市场供求关系。大中小城市的土地和住房的供给,通过基础设施、轨道交通的连接互补打通,届时城市群的区域、住房供给格局将大大改善。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对于新一线城市人才引进的计划,未来不能仅仅给予落户、买房的优惠政策,而应同步经济产业的完善和升级,并不断引进高科技、互联网等企业落户,让人才真正留在新一线城市就业、生活,而不是买房落户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