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wanbetx手机官网登录

详解给政治局讲解的陈纯和他任董事长的区块链公司趣链

原标题:详解给政治局讲解的陈纯和他任董事长的区块链公司趣链

关注区块链的,最近都在谈论陈纯。

这位浙江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在10月24日下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就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等问题作了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

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趣链科技)的董事长,这家公司目前已和上交所、国家电网等达成合作。

曾创区块链领域最大单笔融资 估值1月内涨2倍引发监管问询

2018年5月,趣链完成了B轮融资,融资总额超15亿元人民币,创下了区块链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纪录,但也同时引发监管问询。

本轮融资的最大投资方为新湖中宝全资子公司浙江新湖智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湖智脑”),投资额高达12.3亿元,增资完成后,新湖智脑占趣链科技注册资本的比例为49%。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4月新湖中宝曾以257.6586万元、1224.5709万元,取得趣链科技0.48%股权和2.27%股权。彼时,趣链科技估值约5亿元,而此次新湖中宝投资趣链科技的估值约为15亿元。估值涨了2倍。

此外,趣链科技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仅184.64万元,净利润为-1521.74万元,未形成经营规模和收益。

这引发了上交所的关注。5月28日,在给新湖中宝的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短时间内估值大幅提升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损害公司利益;以及补充说明趣链科技成立以来的主要客户等相关业务进展,是否具备商业推广的可行性等问题。

5月30日,新湖中宝回复了上交所的问询。对于投资趣链科技的目的及对公司的影响,新湖中宝表示,该项投资系公司在高科技领域的重大战略布局。区块链是具有颠覆性意义的创新技术,具有巨大的应用前景。趣链科技是首批通过工信部国家标准测试的区块链公司,核心技术为自主可控的国产区块链底层平台,具有领先的自主知识产权。此次投资有利于完善公司在高科技领域的布局,提升公司价值。

趣链科技设立于2016年7月份,成立刚3年的趣链科技已经获得众多明星机构的投资。包括复星系、浙大网新、信雅达等。

在新湖中宝披露的趣链科技股东名单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了上市公司信雅达以及浙大网新的身影;另外,趣链科技股东亚东星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辰投资”)是由复星掌门人郭广昌控股的企业。

根据新湖中宝披露的公告显示,除了自身公司持有趣链科技49%的股份外,信雅达以及浙大网新并列趣链科技第八大股东,出资额均为150万元,持有趣链科技6.0212%的股份。 而在2017年12月16日,趣链科技在融资发布仪式上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投资机构为郭广昌旗下的投资平台亚东星辰,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等还出席见证了趣链科技的A轮融资签约仪式。

“浙大系”专利数世界前15 合作伙伴有上交所、国家电网等官方机构

官网上趣链科技的介绍为,专注国产自主可控联盟链技术研发及应用落地,致力于构建下一代可信任价值交换网络核心技术及其平台。关键词为“国产”、“自主可控”。趣链科技的技术水平究竟如何?

2018年,浙江省科学技术厅将趣链科技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2019年3月3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了第一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趣链科技成为首批通过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的单位。

今年九月,知识产权产业媒体IPRdaily与incoPat创新指数研究中心联合发布了“2019上半年全球区块链企业发明专利排行榜(TOP100)” 阿里巴巴以322件专利位列第一,中国平安以274件专利排名第二,趣链科技以66件专利排名66,与腾讯同时位列十二名,比京东领先一位。换句话说,趣链跟BAT同样位列全球区块链专利最多的前15家公司。

而根据《2018胡润区块链企业排行榜》发布的企业排名中,趣链跟同样以底层平台作为应用场景的华为、蚂蚁金服同样位列前10。

另外,趣链科技的合作伙伴包括除了光大银行等多家银行,还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2017年3月,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将联合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研发高性能联盟区块链技术,并在去中心化主板证券竞价交易中进行验证。今年10月17日,趣链又拿到一个“大单”。公司中标国家电网“基于主侧链电力区块链技术应用模式研究“项目。

成立仅三年的公司拥有这样的技术积累,显然不是从零起步的。实际上,趣链团队属于“浙大系”,依托浙江大学的科研实力与人才优势。

公司CEO李伟,博士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曾供职美国道富银行(杭州研发中心)等机构。

而美国道富银行跟浙江大学VLIS实验室已经保持了长达十多年的合作关系,而趣链很多研发成员均来自浙江大学VLIS实验室。同时,浙大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是公司的顾问单位。

10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浙江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就这个问题作了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而陈纯的另一个身份就是趣链科技的董事长。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陈纯长期从事计算机图形图像处理、大数据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CAD/CAM、CSCW、人工智能、移动数据库、嵌入式系统等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201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现为浙江大学信息学部主任,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

今年10月中旬,陈纯在由中国计算机学会主办的2019 CCF区块链技术大会上发表了《联盟区块链关键技术与区块链的监管挑战》主题演讲。

谈及区块链监管,他认为目前区块链监管技术发展趋势有以下几点:1.区块链节点的追踪与可视化;2. 联盟链穿透式监管技术;3.公链主动发现与探测技术;4.以链治链的体系结构及标准。

中国主要的研究热点集中于联盟区块链的关键技术,陈纯认为,联盟区块链的关键技术有四:

首先是联盟区块链高性能技术,包括高性能的共识算法、高效智能合约引擎,也包括新型的共识机制;第二是区块链安全隐私关键技术;第三是高可用性的关键技术;第四是高可扩展的关键技术。

新京报记者 张姝新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立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朱鹏英 UN603

他花7年拍下三峡巨变,一张张全是遗照:别了,我的家

原标题:他花7年拍下三峡巨变,一张张全是遗照:别了,我的家

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

摄影师颜长江,

出生在湖北秭归县,

这里是三峡工程的所在地。

1990年武汉大学新闻系毕业后,

他便进入媒体工作,现生活在广州。

2000年,三峡拆迁要开始了,

颜长江从没见过如此风云壮阔的现实:

千年古城,历史文化和文物,

甚至几百万人的生活轨迹,都可能因此改变。

他觉得自己必须去关注、去记录。

大溪新镇望峡口 2003

涪陵区蔺市镇 击鼓的妇女 2003

巫山县青石 三个等船的青年 2002

云阳旧县城 江边拾荒者的孩子们 2003

于是从2002年起,他用了七年时间,

十几次往返三峡库区,拍下2000多张底片:

拆迁中的城镇、景观,

长江边那些可爱的人们……

到后来,记录性的拍摄已无法表达他的情绪,

他便加入了行为艺术,

甚至把自己吊在山水间。

颜长江在长江边

10月26日,颜长江的《三峡》系列摄影作品,

开始在兰州国际影像双年展展出。

前段时间因为筹备展览,他回到四川宜宾,

到了长江边的时候,

甚至很自然地跪下了。

一条来到颜长江位于广州的工作室,

与他聊了聊多年前的三峡之行。

自述 | 颜长江 编辑 | 陈子文

颜长江在广州郊区工作室 2019

2016年底,碰上了些事而处于焦虑中的颜长江,在广州北郊的山谷里,找到一间破屋子,租了下来。打算改成工作室,一块安静隔离的自处地。环顾四周,草木疯狂生长,蚊虫猖獗,十分野生。

在这样的环境中,颜长江觉得特别安心。造小瀑布、园景,敲敲打打些家具,和朋友折腾了小半年,终于把这改出了些样子。平时一有空,他就从城里开车40分钟,上山,在这写写字,看看山和云,到不远处的水库边走走。

颜长江的童年记忆,便是跟大自然在一起。

颜长江1968年出生在湖北秭归县茅坪镇,西陵峡庙南宽谷南岸的一个小溪谷里。小时候宜都市生长,在河里游泳的那种畅快自在感,他现在都记得。1990年大学毕业后,他便到了广州工作,经历纸媒的黄金年代。

媒体的工作之外,颜长江是一位摄影家、策展人,曾获得平遥、连州摄影大展奖项,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也写过三本关于三峡的书。

颜长江说自己的个性是属于“长江边人的性格”,果敢、洒脱。就像他拍下的三峡照片,浓郁的色彩,浓烈的爱与哀。

以下是颜长江的自述。

秭归县泄滩中学 2003

奉节旧城 观水的人们 2003

巫山县大昌镇 城门前面的大宁河 2003

七年间,拍下三峡的2000多张“遗像”

2000年,三峡的拆迁就要开始了。

三峡工程的所在地基本上就是我的出生地,它是我生长的地方,一下子情绪就被挑起来了。确实没见过这样浩瀚宏大的历史和现实,我必须去关注。

当时我已从文字记者转向摄影。从2002年开始,我就用了七年的时间拍三峡。

拆迁秭归城城门 2002

涪陵城全面拆除 2002

奉节县城依斗门 2002

小时候对三峡的记忆还是一个古典社会,跟大自然相依相存。到我再去的时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屈原那个时代以来的文化和文物,包括那些可爱的人,都在你眼前慢慢消失。

天变、地变,人也走了、城也走了。它当时真的是超现实的,感觉是灵异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混合在一起,历史和现在在穿越。

颜长江手绘的拍摄路线图

我的拍摄,就跟着三峡工程的施工、落成和涨水这几个节点走。哪几个城市要被拆迁甚至爆破,就有一种抢救性的拍摄。

尤其到了工程落成之后,开始蓄水。因为水是从东边开始涨起来,从湖北慢慢走向重庆,我便从东边拍到西边。像坐公共汽车一样,每到一个城市拍那么一两天。

一切就这样向你迎面扑过来。不管我这个摄影师、还是我拍摄的对象,都要诉说。

长寿区扇沱村 王爷庙 2005

云阳县双江镇 王维苏东坡来过的下岩寺 2003

忠县 悟惑寺壁画 2004

我拍了很多文化象征物。实际长江边每个城镇在古代相对富裕,桥梁,庙宇,碑刻……是非常多。每个镇都有所谓“九宫十八庙”,张飞庙,王爷庙,禹王宫,都是保护江上行船的。

涪陵 蔺市 龙门桥 2003

利济桥遗照

我还拍了很多桥。山水画里,优美的山水出现时,必然有很好的桥。长江边的桥都建得非常合适,优美、工整。

无夺桥、无伐桥、无暴桥,是巫峡纤道上绝壁中开出来的桥,它们都在淹没前拆掉了。

万州区磨刀滩 海安桥 2006

万州的海安桥,现在还保存完整,蓄水到不了那里。石黑瀑白,溪小桥高,空山无人,人好像进入另一个世界。

秭归县香溪 王家吊桥 2002

三峡这个地方不同一般。它两千年的文化积累,它美丽的自然和艰难的生活方式,造就了那里人的独特性格。

我的出生地秭归是山城,也是古城。在这样陡峭的城,太慵懒,是活不好的。那里的人活得非常有劲头,还会种花养草。

奉节 江坝石信号台 2003

涪陵城 小店闪出个姑娘 2002

到了奉节、巫山,生活是沸腾的,比较有世俗享乐气,人性得到充分释放,茶馆、歌厅、美食都发达。

巫山 因无夺桥拆迁而堵截成水库的杉木瀼 2003

很多人可能没有见过那里的激流,哪怕几千吨巨轮都可能在江上颤抖;待稍稍平静,一转头见山青峰碧,又在欣赏美。

重庆木洞 长江渡船上的新生儿 2007

很多场景它非常神奇。比如离重庆市不远的木洞镇,我坐渡船时,就看见一位产妇,她从峡谷的山上下来,结果坚持不到河对岸在船上生了,就在我眼前出生。最后孩子没地方放,放在麻将桌上,因为四川人爱打麻将,坐个船个把小时也要打一轮。

巫山县城 玩耍的少年 2002

这个孩子,他在码头上捡到了那些包装冰箱、电视机的塑料布,他就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一群孩子在巫山城下面奔跑,而这个城马上就要消失。

巫山县碚石 刚穿过巫峡的小船长 2003

2003年一月份,我和我哥哥一起在三峡里面行走,到了巫峡这儿,很危险、走不通了,我们就租用了一个小船。船长是个只有十七八岁的男孩,带我们走过了这么艰难的路程。

这孩子肯定就是一个农民,没读过太多书,但你看他的姿态和眼神,未来必然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巴东纤夫 2002

忠县曹家乡 冉家祖坟和后人 2003

巴东境江边渔人 2003

事实上在长江上面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他们都有相当的气质,四川话叫“耿直”,我还加一个叫“洒脱”。

杜甫以前住在夔门的时候,写下了他一生中三分之一的诗歌,其中有一句“峡中丈夫绝轻死,少在公门多在水”。他就说这个地方的人很奇异,不愿当公务员,只愿在水上搏斗。

坝上,2003

蓄水时节 云阳县客船服务员王丽 2003

涪陵区蔺市镇 江滩上的农人 2003

因为每天的生活都跟生死有关,他们的性格是勇敢的。非常通达,对人非常好,也很看得开,他们甚至富有诗意。

所以我不敢歧视那里的普通人,他们就像朋友,甚至说很多老人像我的老人,兄长就像我做人的模范一样。

云阳县新县城 发廊员工合影 2003

某一天,我觉得我身上够脏了、要洗洗头的时候,我走进了云阳县的一家发廊。理完发之后,我对发廊的这些员工说我给你们拍张照片,他们都很高兴。你看他们的气质和形态,都是不俗的。

渝北区洛碛镇 马上就要拆除的茶馆 2008

江滩都要搭很多棚,当做茶馆让你等船,我吃了一碗豆花饭,大概两块钱,一个老人家对你很优雅地吃着,还戴着礼帽。他告诉我,他原来就是长江上跑船的,对每一个长江边的古镇富有感情。洛碛镇马上就要拆迁,所以他就到那儿看一眼。

巫山大昌镇 温家大院的女儿 2002

在那里的人很好打交道,缘分无处不在。在大昌也是,小女生她自告奋勇地给你做向导,第二天,她分开会流泪,然后再永远没有联系。

作为一个摄影家,碰到三峡这样的地方是幸福的。我每次可能只会按一次快门,因为有太多东西可以拍、太多好的画面可以获得了。

2003年5月25日,巫峡神女峰下青石村江滩

纪实摄影已无法满足情绪,

用行为艺术自救

拍了一年多的纪实摄影后,我眼看着这些美丽的风景和人文要消失,很痛苦。

光靠把它记录下来已无法表达我的感情,我跟这些要消失的对象,我们彼此都需要安慰,需要与传统的三峡告别。

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埋黑匣子这个方法。

黑匣子内装着颜长江的珍贵记忆

2003年5月27日,瞿塘峡西口礁石,背景为三峡标志夔门

奉节城遗址 2004

长寿区扇沱村江边语录牌 2006

原理就是飞机失事以后,我们首先要找到它的黑匣子,它记录了飞机的秘密。

我这个黑匣子里面装的,是关于我们文化历史和现实的珍贵记忆。马上要涨水了,我就把黑匣子埋在这一个个地点:巴东、奉节、夔门、茅坪、扇沱……

事隔多年也许几百年之后,可以通过考古学家或者潜水队员,它们会被发掘出来。

云阳双江 下岩寺 2006年9月25日6时

传统的三峡200公里,真正的三峡库区是800公里,从宜昌一直到重庆。它是中国相当重要的一个文化走廊,我们叫它母亲河,叫它龙的传人。

到了2006年9月,再涨一次水,内心更加受不了。怎么办呢?怎么宣泄一下呢?我要增加点力量。我就直接把自己吊在这里。

长寿扇沱 王爷庙 2006年9月23日19时

我和这山水永远在一起,就是这个含义,“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光”。

拍了一些场景,这个碑、亭子、戏台,背景也还有长江大桥,或者轮船。如果我哪一天能死在这个优美的场景里面,我会觉得非常舒服。

长寿区扇沱 王爷庙后留影的教师夫人 2006

涪陵区李渡镇 2006年9月

重庆洛碛镇 幸存的街道 2007

长寿区 长江水 2005

巴南区木洞镇 江滩 2006年2月

万州附近 日出 2006

重庆市渝北区太洪冈 礁石上的佛 2008

直到2008年,汶川地震,三峡一定程度上也已经尘埃落定,发生了更大的事情需要我们关注。我停了下来,完成了三峡库区的拍摄计划。

真的这个历史事件结束之后,最后是平静的。

这七年间,往返三峡有10多次,拍了2000多张底片。我的感情是外放的,颜色非常浓烈,人物非常悲情。

在三峡即将出现巨大变革的时候,为它留下这些值得纪念的场景,是非常庄严的选择,确实想给它拍下“遗像”。

相机我用的哈苏,中画幅,比较端庄,同时我的姿态是必须俯下身去拍,我对这个地方也是恭敬的。

不仅是我,包括一些文化人、一些国外的摄影家他们都高度关注这个地区。我是比较显象地把我们几十年的社会变化,融合到每一幅画面里面。希望哪怕过几百年,它也能让人有所感受。

颜长江于武大读书留影 摄于1980年代

用摄影抚慰青春的苦闷

我们1980年代读大学的人,一般都还有一点家国情怀,选择做记者这个职业我是很开心的。以前做文字记者,最高峰的时候,曾经在头版做长篇特稿连载,因为你这个文章提高了10%的报纸发行量。

但是,我因为长期有一颗美术的心,1998年转向摄影。

中国新闻摄影的黄金时期,大概2000年前后。中国当代摄影师基本上是这条路:一开始在媒体做摄影记者,在新闻摄影的观念上向国外看齐;再很快发现这个不够,自我还无法完全体现,就变成了以摄影为媒介的艺术家。

这是我们中国摄影界的一个现象,不仅广州这样,北京、上海,尤其是成都、重庆也是这样。

《纸人》系列 1997-2007

最早是《纸人》系列。1997年我做专业摄影记者的时候,到乡下采访,发现老百姓有做纸人。当时就觉得它们才是我的朋友,我愿意跟它们交流。

我便把它们摆放在山坡这些外景,跟它们对话,然后把它们拍下来。这个过程很自我满足,青春苦闷,它有很大的安抚作用。

2013年,在湘粤古道上拍照

人到中年,通过创作超越跟现实的纠缠

我在三峡地区有个好朋友叫肖萱安,80年代就是中国最早的先锋摄影家之一。拍摄“与天地同寿,与日月齐光”时,我是请他帮我按下快门。不过他对哈苏相机不熟悉,经常要我吊个半死才按下来。

作为老朋友,我们谁都不想抛弃谁,后来就干脆合作创作《归山》《谁的房间》,它恰好是我们两个人心态的共同反映。

我们从1970年代到新的世纪,只要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摄影家,创作之路多少会有点痛苦的。如王维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你走到最后没有路了怎么办?就需要超越跟现实纠缠的层面。

《归山》系列 与肖萱安合作

《归山》很明显,就是在更高的层面去看待我们这个世界。我们把动物标本,摆回到它生活的地方。整个场景看起来是活的,但事实上它的身体、它的灵魂已经死了。

从我们俩共同的母校武汉大学开始,从学校的森林和旁边美丽的东湖,一直拍到粤北的高山上。一个个人、一个个生命,和大自然、甚至跟整个宇宙的对话。

《谁的房间》系列 与肖萱安合作

摄影家的灵感,有时候可能五六年才出现一次。

2012年,我和肖老师一起到我曾生活的地方看了看,就是三峡大坝的附近。我们在悬崖上发现了一座被废弃的楼房,大概是以前修三峡公路的工人住过的工房,里面的场景很有趣。便在那创作了《谁的房间》。

《归山》的里面是没有人类的,是动物代表生命和世界对话;而“房间”是人类的,人已经消失了,人的痕迹现在被动物所占据。

这个优美的白鹤,它在破败的房间里,旁边还有死去的鸟类。

《房间》系列的颜色相对艳丽,在艳丽的色彩里面,死亡会获得一种极端的审美感受。

再次回到长江边,自然地跪下了

现在我仍旧在媒体工作,这份工作让我跟主流世界保持着相当的互动,能够让我把握中国的脉搏。

其实回顾拍摄三峡的那些年,我的心态也很有意思。

完成的三峡这个专题,我得到了太多的展览机会,也得到了一些经济上的回报之后,其实我在精神上,陷入长久的失落、空虚,甚至痛苦。梦到那里的水还在流动,梦到我还在那里拍摄。

我们在三峡,当时的状态是非常幸福、非常纯粹,吃饭睡觉这些世俗欲望都没有了,跟在城市里面谋生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当结束回到城市的现实,产生了巨大的落差。

就像爱情一样,当初是一阵热恋,但如果两人分手,或其中一个人消失,就变成伤害。我用了很多年去平复它。

现在做的作品比较少,年龄大了,冲劲没那么强,思维没那么敏感了。

最近因为做展览的原因,我到了四川的宜宾,这么多年第一次比较正式地回到长江边。在江边走了两天,很开心。那里的建筑、人,都跟三峡比较相似,也是有一点点哀伤了。

走到江边的时候,我甚至很自然地跪下了,向这个江磕头,那是我的河流。

拍照是一种仪式,磕头也是一种仪式,这是我和这条大河之间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他的人设一直很糟,却是大禹治水的关键人物

原标题:他的人设一直很糟,却是大禹治水的关键人物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我是小七,一个喜欢妖魔鬼怪的四川姑娘,一个沉迷于扯淡的萌妹子。这篇稿子来自于离陌尘。

一提到河伯,一般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秋水》中“望洋兴叹”的故事,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咱们就不多做描述了。

然而,河伯除了在典籍中被作为目光短浅的蓝本之外,在另一个传说中,河伯还与一个非常厉害的事件有关,那就是在我国传统道家文化之中占据着非常地位的河图。

资料记载,大禹治水的时候,就是接受了黄河的河神伯夷送给他的河图,才研究出治水的方法,后来造福于民的。

黄河的河神在成为神仙之前,是一个普普通通,却一心想要成为神仙的人。他一生苦苦追寻成仙的方法,但是却溺死在黄河之中。玉帝怜悯他的命运,让他做了黄河的河神,并把治水的重任交给了他。

河伯对于这项工作,之前那可是连边儿都没沾上,于是只好自己到处问人,到处研究,了解黄河的水情。等到研究的差不多的时候,自己已经干不动了,只好把河图送给大禹。也算是自己没有白忙活了一场。

关于河图的由来,还有另一个版本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河伯也是一位非常有“料”可以挖的神仙。

《九歌》中所描述的河伯是一位非常俊美的花花公子。在很多传说中,河伯的确是十分俊美的,据说,他是伏羲在造人的时候所创造出来的最为满意的一个作品。而自己最满意的作品,竟然与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扯上了关系,这就不是伏羲愿意看到的场景了。

就像《九歌》记载,河伯并不是一个靠谱的男人,他一边与伏羲最爱的闺女宓妃交往,一边又把人家晾在一边去找别的漂亮姑娘寻欢作乐。久而久之,宓妃也离开了河伯,去找了同样被妻子抛弃的后羿。

这纠葛的关系让河伯的心情很不好,受伤的他另黄河发了大水,造成了严重的黄河水患。

这就是“我只是出去玩玩而已,你背叛我就是你的不对了”。咱先不管这句渣男理论,可老百姓是无辜的呀!

河伯也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河伯与宓妃一个找到了河图,一个找到了洛书。最终帮助大禹治水,从此河伯也就成为了真正的水神。

如此看来,河伯的八卦新闻好像成了一个渣男翻身的蓝本。放到现在看来,更是令人非常不忿。

不知道为什么,在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中,对于河伯的评价,似乎都不是很好。要么体现的是他的目光短浅还自以为是,要么把他描绘成了一个妥妥的渣男。但是在所有传说的最后,河伯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作出了悔悟。

黄河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千百年来,黄河河水奔流不息,见证了中华的数千年文明。但是,黄河在哺育我们的同时,也为两岸的人民带了了很多灾难。

所谓有利就有弊,人们在口口相传一些神话的时候,也深深地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在赋予和河伯不好的人设之后,依旧希望他能够爱自己哺育的孩子们。也许,这就是神话传说中的河伯风评不好,但是依旧能改过并有不错结局的原因吧!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河伯没有像九歌中其他神仙一般高贵而神秘的身份,他更接近于一个人,一个像我们一样的人。在经历过事情之后,见过世面之后,慢慢的变得成熟。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只要是向着好的方向勇往直前去的,一切总会慢慢好起来的。这也是历史长河中,千千万万的生灵所希望的。

我是小七,一个沉迷于研究山海经与妖魔鬼怪的四川姑娘,喜欢可以关注我。

版权申明:本文系山海经解密小七独家邀约稿件,禁止一切形式的转载、盗用以及洗稿,未经同意擅自盗用,将追究到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京沪高铁员工仅67名人均管理27亿资产 怎么做到的?

原标题:京沪高铁员工仅67名人均管理27亿资产 怎么做到的?

号称中国最赚钱的铁路——京沪高铁冲刺上市。

近日,京沪高铁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招股说明书对外披露。2019年前三季,京沪高铁实现营业收入250.01亿元,实现净利润95.19亿元。

新京报记者发现,巨额盈利之下,京沪高铁的员工数量却极少。截至2019年9月30日,京沪高铁总资产规模为1870.79亿元,员工人数67人(含借调人员),人均管理资产规模27.92亿元。

新京报记者获悉,之所以出现这一为公众所不知的“罕见”情况,其实原因在于京沪高铁背后有一个极强的支持力量,即国铁集团及其下属各大铁路局。在此基础上,京沪高铁实施了委托运输管理模式,“充分发挥铁路局在人员、设备、技术、经验等方面的优势,减少公司自行组建队伍带来的各种问题,降低运营成本。”

67名员工

10月25日晚间,京沪高铁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招股说明书披露。

2019年前三季,京沪高铁实现营业收入250.01亿元,实现净利润95.19亿元,而京沪高铁的实控人国铁集团在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2.05亿元。

记者梳理招股书发现,在京沪高铁67名员工中,人数最多的是技术人员,共37名,占比50.22%,其次是23名管理人员,占比34.33%。公司还有7名财务人员,占比10.45%。

在上述67名员工中,年龄在51岁以上的人群最多,达到35人,占比52.24%,公司另有41岁-50岁的23名员工,占比34.33%,有31岁-40岁的9名员工。占比13.43%。67名员工中,大学本科43人、专科及以下13人、研究生及以上11人。

目前京沪高铁的员工数量几乎是近年来最低水平。

招股书披露,2016年-2018年底,京沪高铁员工数量分别为80名、77名、72名,借调人员数量分别为29人、28人、28人。截至2019年9月30日。京沪高铁员工数量为67名,借调人数为25人。

京沪高铁表示,公司正在对借调人员进行清理,对需要留用的员工签署劳动合同,规范劳动关系。

2016年时,京沪高铁应付职工薪酬尚为33.51万元,2017年就增至34.34万元,2018年为41.81万元,2019年9月30日为43.83万元。

京沪高铁表示,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应付职工薪酬主要为代扣代缴的社会保险费,应付职工薪酬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为0.0008%、0.0010%、0.0015%和0.0016%,占比较低。

近年来,京沪高铁的管理费用时增时降,职工薪酬基本保持增长。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京沪高铁管理费用分别为6730.61万元、6350.86万元、6807.77万元和5528.1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26%、0.21%、0.22%和0.22%。京沪高铁管理费用主要包括管理人员的薪酬、无形资产摊销、租赁费和咨询费等。

具体到职工薪酬来看,2016年-2018年,京沪高铁的职工薪酬分别为3545.53万元、3598.39万元、3725.03万元,持续增长,2019年前三季度则为2214.53万元。

揭秘委托运输管理模式

京沪高铁为什么只有几十名员工?

新京报记者梳理招股书注意到,截至2019年9月30日,京沪高铁总资产规模为1870.79亿元,员工人数67人(含借调人员),人均管理资产规模27.92亿元。本公司人均管理资产规模较大的特点,与采用委托运输管理模式相适应。

所谓委托运输管理模式,为铁路系统优化资源配置的一种工作模式,内容主要包括运输组织管理、运输设施设备管理、运输移动设备管理、运输安全生产管理、铁路用地管理等。

委托运输管理模式,决定了京沪高铁的业务模式。

采购方面,目前,京沪高铁对外采购主要包括运输管理服务、纳入铁路清算体系的服务、电力等产 品和服务。

根据原铁道部《指导意见》,公司将京沪高速铁路委托线路途经的北京局集 团、济南局集团和上海局集团进行运输管理,并在《委托运输费用指导意见》基 础上,与各铁路局对委托运输管理相关费用进行协商并签订委托运输管理合同。

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公司主要采购的动车组使用服务和高铁运输能力保 障服务价格情况如下:

动车组使用服务方面的清算单价为,时速 300/350 公里动车组 8.69 元/辆公里,时速 200/250 公里动车组 7.53 元/辆公里。

高铁运输能力保障服务方面,特一类、特二类繁忙线路所属合资铁路公司,按公司当年运输营业 收入的一定比例向受托运输管理铁路局支付高铁运输能力保障费; 特一类、特二类繁忙线路起始档的清算比例为 2%,以后每增加一 档,清算比例增加 0.5 个百分点;发行人属于高铁繁忙线路特一类 5 档,适用的清算比例为 4%。

委托运输管理也影响到了京沪高铁的运输生产模式。

众所周知,铁路运输具有高度集中、大联动的特点,运输生产一般实行集中统一指挥的运输调度组织模式。目前,我国铁路实行国铁集团和铁路局两级运输调度指挥和 专业管理模式,国铁集团是国家铁路运输组织的责任主体,履行国家赋予的铁路 运输统一调度指挥职权;铁路局是安全、生产、营销、服务的责任主体,在服从 全路运输集中统一指挥的前提下,充分行使生产经营自主权。

招股书披露,京沪高铁公司委托沿线铁路局按照国铁集团统一规则编制的列车运行图组织日常运输生产。受托铁路局的基本任务包括:运输组织管理、运输设施设备管 理、运输移动设备管理、运输安全生产管理、铁路用地管理等。京沪高铁公司对 相关铁路局的受托工作进行监督检查,并提出改进意见。

根据京沪高铁公司与北京局集团、济南局集团、上海局集团签署的《京沪高铁列车担当协议》,京沪高铁本线上开行的动车组列车由京沪高铁公司担当,并 取得担当收入;京沪高铁跨线开行的动车组列车由其他铁路运输企业担当,并取 得担当收入。

在担当模式下,公司为乘坐担当列车的旅客提供高铁运输服务并收取票价 款;由铁路局向公司租借动车并提供相应的动车组司机、动车组乘务人员,为公 司担当的列车提供服务,公司向铁路局支付相关动车组使用费及动车组列车服务 费,其中动车组列车服务费包含在委托运输管理费中核算。

在非担当模式下,其他铁路运输企业担当的列车在京沪高速铁路上运行时, 公司向其提供线路使用、接触网使用等服务并收取相应费用。

销售模式上,京沪高铁作为铁路运输企业,相关铁路运输业务纳入铁路运输清算体系。

京沪高铁招股书披露,对于在 京沪高速铁路上开行的非担当列车,公司向开行该列车的其他铁路运输企业提供 线路使用服务、接触网使用服务、车站旅客服务、售票服务、车站上水服务等路 网服务。根据清算体系的相关规定,公司按照国铁集团统计部门统计的销售量及 统一清算单价确定销售金额,并通过国铁集团资金清算中心按月进行结算。

京沪高铁称,公司采用委托运输管理模式开展高铁客运业务,目前尚无与京沪高铁公司业务相近、模式 相似的可比同行业 A 股上市公司。

关联采购量大

从财务上而言,委托运输管理模式客观上导致了京沪高铁存在不少的关联交易。

报告期内,京沪高铁关联采购金额分别为874749.84万元、999781.50万元、 1056800.04万元和723879.18万元,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57.76%、62.74%、 64.84%和61.06%。

京沪高铁表示,委托运输管理可充分发挥铁路局在人员、 设备、技术、经验等方面的优势,减少公司自行组建队伍带来的各种问题,降低运营成本,提高公司的运输质量和效率,也能够避免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

京沪高铁称,若由京沪高铁公司自行组建队伍,则需要筹备较长时间,影响京沪高速铁路的开通运营,且安全质量保障能力不足,并可能会造成运营成本和投资金额的增加,不利于提高公司的运输质量和效率。

大量的关联交易背景下,定价是否公允?

京沪高铁称,公司关联采购的定价方式采用清算定价、全网统一定价和协商定价三种方式。其中,委托运输管理费属于单一来源采购,无非关联方市场价格,京沪高铁公司与受托铁路局通过协商方式确定。若不考虑2019年动车组使用费纳入清算范围对委托运输管理费的影响,报告期内,发行人支付的委托运输管理费金额相对稳定,交易价格具有公允性。

资料显示,京沪高铁铁路于2008年4月18日全线正式开工建设,2011年6月30日建成通车,正线长1318千米,是世界上一次建成里程最长、技术标准最高的高速铁路。京沪高铁连接“京津冀”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区,沿线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高,是我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和最具潜力的地区,也是运输最繁忙、运量增长最迅猛的交通走廊。

截至2019年9月30日,京沪高速铁路全线(含本线和跨线)累计开行列车99.19万列,累计发送旅客10.85亿人次,

新京报记者 林子 赵毅波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立军

linzi@xjbnews.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朱鹏英 UN603

西游记中,六耳猕猴为什么不怕如来

原标题:西游记中,六耳猕猴为什么不怕如来

在《西游记》中,说到真假美猴王,就要从前一回打土匪开始说起。师徒四人过了“妇人”蝎子精后,唐僧一路骑马狂奔,不料遇到一伙劫匪,将他抓了,绑吊起来。

孙悟空跑去找观音诉苦。接着就来了个假悟空打了唐僧,抢了行李。然后就是两悟空各种上天入地,到了天庭,玉帝便让天王用照妖镜照了一下,就将两孙悟空赶出殿外,因为玉帝知道这事不能他戳破,他也不想管。

到了地府,谛听听出来,却说不能说。这里多说一句,地府有地藏王菩萨坐镇,怕假悟空大闹完全是借口。后来找观音,最后到了如来那里辨认。到了灵山如来就说这假悟空是六耳猕猴扒拉扒拉说了一堆,最后假的变六耳猕猴,孙悟空就一棒子打死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六耳猕猴即使到了如来佛祖那里,也一点都不怕死。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六耳猕猴也是有身份的猴子,背景深厚。六耳猕猴不过是如来佛打造出来,教训孙悟空,让他继续取经的一个工具而已。所以说,死的不是悟空也不是六耳猕猴,而是一个幻觉。

如来佛之所以让孙悟空打死了他,这样,孙悟空才能放心上路,继续协助唐僧取经。如果不打死六耳猕猴,孙悟空也更容易叛变取经。

当然,有些小伙伴脑洞大开,说孙悟空的师父是菩提祖师,而菩提祖师与如来佛祖是师兄弟。但是菩提祖师与如来佛祖关系不好,两人有仇。

菩提祖师和如来佛祖一同创造的西天,后来如来佛祖修成了六丈金身,便吞并了西天,赶走了菩提祖师。然而孙悟空却是菩提祖师的弟子,如来佛祖当然不想让孙悟空修炼成佛。

况且孙悟空顽劣成性,成天惹事,如来佛祖便想找一个听话的假扮孙悟空,取代孙悟空。两个“孙悟空”找了很多人来识别身份,不是分不清楚,就是不敢说。

于是,便迫不得已去找了如来。这正中了如来的圈套,六耳猕猴在如来的帮助下打死了真孙悟空,然后代替了孙悟空的位置,陪唐僧取经。

对于这种说法,虽然有创意,但笔者并不认为,因为原著中多处提到,这个六耳猕猴其实是特意创造出来的,是并不存在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